咦 | 一万元上的是浑仪?

摘要: 似曾相识?

09-06 16:56 首页 中国国家天文


大概十年前的时候,韩国发行了新版万元和千元的韩元纸币,其中万元纸币设计却引起了不少争议。


新版纸币文化气息浓郁,千元纸币人物为退溪李滉,是朝鲜著名的儒学家;而万元纸币正面人物为朝鲜李朝第四代国王、创制韩文的世宗大王,左边图案是象征帝王威严的《日月五峰图》和《龙飞御天歌》(第2章)。


 新版一万韩元纸币


世宗大王名李祹,是朝鲜著名的统治者,在位期间是李氏朝鲜的鼎盛时期,对应中国时期则是明代永乐帝时期,世宗大王即位时候郑和已经在下西洋的旅途中——具体是指郑和的第五次下西洋旅途。著名游戏《文明5》中,世宗大王亦作为朝鲜文明的统治者出现:


 《文明5》中的世宗大王


纸币正面元素可以说很有民族历史文化色彩,引起争议的则是背面图案。背面图案是浑仪和普贤山1.8米望远镜,背景则是《天象列次分野之图》。于是有一部分人有疑惑,中国的浑仪怎么能印到韩国纸币上去?这个问题其实是个很好的问题,下面我将尝试细分之后回答。



朝鲜古代有没有浑仪?

当然有。而且就和世宗大王有关。

朝鲜,众所周知,是汉字文化圈的一部分,统治朝鲜的王朝曾经千方百计地从中国学习和引进天文学内容。据记载,元朝时候,为了学习《授时历》的内容,甚至耗“金百斤”贿赂相关技术人员。


世宗大王在位期间,就和手下大臣说:「我们国家,什么都学中国的,唯独天文仪器,学的还不到家,你们要加把劲,制作一些天文仪器,以后用得上」于是大臣郑麟趾和郑招模仿郭守敬的设计,制作朝鲜自己的天文仪器,先后制成简仪、正方案、浑仪和浑象等多种仪器,又颇有创新的制作了悬珠日晷、日星定时仪、玉漏等新仪器。


这是浑仪在朝鲜半岛比较可靠的出现时间。所以说,浑仪,他们有,是仿制中国的。



图上的是浑仪吗?

浑仪是中国古代用于测量天体位置的天文仪器。相传是落下闳(汉武帝时候的人)所发明。



具体使用中,通常需要通过贯穿直径的一根窥管对准目标,然后读取各个环上的刻度。从这样的角度讲,韩元上的那个仪器,从功能来说,确实和我们一般讲的浑仪不同。实际上除了世宗大王时期制作的浑仪,朝鲜或者官方或者民间所做浑仪,大部分是置于室内的。也就是说并没有观测功能,而增加了报时和日月运行演示功能。


韩币背面的这只浑仪则来自高丽大学博物馆,而且只画出了局部,全貌如下:



这是一个自鸣钟式的演示和报时仪器。浑仪部分具有的赤道环、地平环、子午环、黄道环等。而其中间,是的,很容易猜到,是一个地球仪(朝鲜学者在北京和利玛窦、汤若望等传教士有过接触,并且曾被赠与地球仪)。


据记载,“浑天仪直径16英寸,地球仪大约三英寸半。……太阳被置于代表黄道的环上, 黄道上标有一年的24个节气。月亮的运行由代表其轨道的环表示, 该环由钉子分割出28星宿。


此地球仪上包括了一些16世纪航海发现,有画南美洲,北美部分则有点乱七八糟了。正常使用时候,这台仪器能够模拟太阳和月亮在各自轨道上运行,其动力来自箱子中的类似自鸣钟(机械钟表)结构,称得上很有技术含量了。相比之下,东亚传统天文演示仪器,如汉代张衡的浑天仪、宋代苏颂的水运仪象台等动力,乃至于古代朝鲜此前制作的类似仪器通常是以水或者水银等水力带动的。

其实就是类似这样的一个东西:


《天经或问》插图


这台仪器,韩国一些学者相信是十七世纪的科学家宋以颖所造,进而推断宋以颖是地球自转说法的首倡者之一。虽然这个仪器和书上描述的宋以颖的浑仪的样子“由南极出铁条折向地心,为爪叉形,擎山河图”不太一样。


【注】《韩国科技史》中说: 十七世纪六十年代的观象监天文学家们将旋 转的地球仪架设在浑天仪中, 乃是惊人之举。 对于他们确信地球旋转并直接将之应用于天文仪器中的创造性和进取性 ,我们不得不给予高度的评价 。李敏哲和宋以颖展开的地球旋转理论,因没有留下任何文字 ←_←, 我们无法猜测其具体内容。


所谓山河图,多半根本不是地球仪,而是南极出来一个铁条,顶着一张地图。这就很像和宋以颖时代差不多的李敏哲所做的浑仪了:“用纸画山海为地,平系于中”。而且其后的朝鲜科学家洪大容所做的笼水阁浑仪也是“中置平铁板刻山河总图。”都是好像下图这样的浑天平地模型。




中国有没有类似的设计方案?

当然有啦。

中间放地球仪的话,那就得往后等等,一般认为中国学者的地球观念是利玛窦等传教士带来的。比如前面说《天经或问》的插图那样。


而仅仅把“山河图”或者说大地放在浑仪中间,那可就早了。

在三国时候的吴国,有一位科学家叫做葛衡,他擅长天文内容,也能做巧妙的机关,“作浑天,使地居于中,以机动之,天转而地止,以上应晷度。”也是浑仪中间放置大地的设备,不过只见记载,不见实物。但是两者内部部件结构想来差异巨大,毕竟朝鲜那台机器内部很是参考了自鸣钟的设计。



背景图的所谓天象列次分野之图和中国星官有没有什么区别?

概括来说,有区别,但是不大。

因为中国的星官体系和朝鲜的星座,是同一源头的——即三国时候陈卓所编制的三家星官。天象列次分野之图据传是唐初中国赠与高句丽的星图,然后刻碑留存,不久即毁于战火(有趣的是,所谓战火就是唐军入侵)。


几百年后,有人给朝鲜国君献上原碑拓本,才又重刻新碑,仍称天象列次分野之图。所以此图保存了一些唐代和以前中国星图的风貌,而缺失的则是唐宋乃至之后的中国重新进行的天文测量和绘制——比如缺失三垣建制,唐代僧一行主持的28宿测量数据在朝鲜星图也没有体现。



所以我个人觉得,韩国货币上印一个馆藏国宝级文物实在是无可厚非的。而且印制的仪器也颇有机巧,算得上一个成就。


和谐~

文 / 周顾  编辑 / 怀尘


中国国家天文

Chinese National Astronomy

微信号:chineseastronomy


《中国国家天文》杂志由国家天文台主办。

本刊面向广大公众,关注天文与人文相结合,

提供科学性文化性艺术性、收藏价值兼备的天文学内容及文化生活。

中国国家天文愿与你一同守望宇宙星辰。

新媒体投稿:cinastronomy@163.com   

纸刊订阅请洽:1591082531


首页 - 中国国家天文 的更多文章: